男人的天堂发展有限公司

木梓樹

作者:admin 发布日期: 2019-10-22 二維碼分享
 □周百義

    木梓樹是大别山中.常见的树,家乡的土地上,隔三岔五,便有这样一棵棵随意生长在田埂上、山坡上的树。

    在我的家乡,并没有人特意地去栽培木梓樹。不知是贪食的鸟儿衔来的,还是秋风给吹来的种子,就那么不经意的,田埂上或者土山坡上,这里那里会长出一棵两棵木梓樹。

    木梓樹小时树干细嫩而且光滑,当年能长到一米多高,成年后,树皮便一块块呈不规则状,斑斑驳驳,写满了岁月的沧桑。进入壮年时期,木梓樹便横生出无数的枝丫,在空中恣意生长,它不像松树,也不像柏树那样树干笔直,受到人们的喜爱。木梓樹的材质不能用来建房,也不能用来做各种家具。当生命终结的时候,它只能被送进农家的灶台中。

    春天来了,杏花开了,李花开了,杜鹃花染红了整片山坡,整个村庄都被花儿包围了的时候,木梓樹则依然不动声色,连一片点缀的绿叶尖尖都没有出现,黑黢黢的枝干伸向春风荡漾的天空。如有踏青的人们从它的身边走过,眼神儿这时都不会朝它投去一瞥。等到春天轰轰烈烈的过去,夏天已经随着蝉声降临,木梓樹才迟迟地绽开花儿,这时,它已经绿叶扶疏,大树像一个写意的水彩画留在田野上。

    木梓樹的花躲在繁茂的绿叶中,如果不留神,你不会看出它正在绽放青春。细小的花序排列起来,像北方大地上的粟米,低垂着,处子般羞答答的。这时,自然界各种花儿都已经谢幕,张着鼻子的蜂农们便会带着他们的队伍,轰轰烈烈地过来——整棵木梓樹便成了蜜蜂的乐园。农人们走在树下,便会听到蜜蜂在窃窃私语,那翅膀振动的声音,仿佛在召开一场小型的音乐会。

    夏天多雨,也多风。风来了的时候,木梓樹显得有些孤单,它以一己之力,抵抗着风雨。风雨过后,一地的残枝碎叶,但它不抱怨,该生长则生长,该结果照样结果,树上的果实,像一串串绿珍珠,与绿叶相伴相依。秋天是百花凋零、万木萧索的时节,但秋天却是家乡的木梓樹展示青春的T台。一片片木梓樹叶憋足了劲儿,精心装扮着自己。那树叶先是有淡淡的黄,那黄不是枯萎的焦黄,而是如用油彩涂抹了一般。再接着出现了红色,一种透明的红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红又慢慢地变深,成为赭色。但树叶们仿佛懂得色彩的搭配,整棵树先是有一小部分变黄,这时树的主色调还是绿色,黄色则是点缀。再等到黄色染成了红色,绿叶又开始变黄。整个秋天,木梓樹都是五彩缤纷的。这时,田野里的庄稼已经收割了,田野和山坡上的木梓樹,便成了大自然的主角。你沿着整个河川望去,在远方苍黛色的青山和白墙黑瓦的农舍映衬下,仿若一幅摊开的油画。这时,远远近近写生的画家便会准时赶来,摆开画架,要把我家乡的美丽收藏在心中和画作里。

    冬天寒风呼啸的时节,木梓樹也开始陆续卸下华丽的外衣,但这时,在错落无序的枝干间,却绽开了一束束白色的恍若花朵的果实。这是木梓樹奋斗了一年的收获。这种果实的内外都是油脂,但用途不同。外面白色的一层叫皮油,坚硬的壳里叫籽油。皮油可以用来做蜡烛、肥皂,籽油过去主要用来照明。

    木梓樹的学名叫乌桕树,但我的家乡不这样称呼。因为,木梓樹不仅指一种经济作物,在游子的心中,那是家乡的象征。桑梓之地,父母之邦。正如《诗·小雅·小弁》中所言:“维桑与梓,必恭敬止。”所以,家乡田野上的木梓樹,始终是游子心中的向往。

文章來源:http://newpaper.dahe.cn/hnrb/html/2018-07/19/content_264047.htm

本站网址:河南梓樹基地